文章與回饋

/文章與回饋

叮咚的小丑醫生日記:鍥而不捨突破心防

小丑醫生的工作溫暖而美好,受到大眾廣大的支持與認同,但其實也不是每一個家長與小朋友都會張開雙臂歡迎小丑。有時病房門口,有些家長便會客氣委婉地對我們說:「抱歉,他今天很累」或是:「他很怕小丑。」我們都會尊重家長的意見,並表示理解:「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來,今天就讓他好好休息。」

而除了默默離開之外,通常我們都還會瞄一下小朋友的狀況,如果他躺在床上休息或睡覺,或是躲在爸媽身後怯怯的看著我們,我們就知道他今天需要休息,或者需要更多的時間慢慢接受小丑。但如果小朋友其實在爸媽婉拒的時候就在爸媽身後用熱切的眼光看著小丑,恨不得衝到小丑面前時,我們就知道,下次我們可以試著再待久一點來說服爸媽。

除了怕生之外,也有真的很怕小丑,甚至討厭小丑的小朋友(或青少年)。還記得我們每次去護理站詢問當天小朋友狀況時,護理長總是指著其中一個房間說,這間不要去,因為這個小男生不喜歡小丑。我們總是點點頭說好,但心裡卻暗自立志要挑戰這個「無法被征服的山峰」。

我們第一次經過他的房間時,悄悄地從窗戶探頭看進去,沒想到爸爸一看到我們馬上出來,用抱歉的微笑對我們說:「真是抱歉,我的兒子會怕,你們先不要進去吧!」好的,第一次嘗試:失敗。

第二次經過他房間時,我們不動聲色的躲在病房的第一道門與第二道門之間(這是有兩道門的隔離病房),在那裡用吉他與拇指琴彈奏一段輕柔的音樂。但是才進行不到一分鐘,我們就聽到裡面小男生大聲喊著:「我~不~要~小~丑!!」好的,第二次嘗試:失敗。

第三次,我們依然悄悄的藏身在兩道門之間,一樣的演奏輕柔的音樂。不過這一次,不再有怒吼了,他安安靜靜地聽完我們的演奏。演奏完時小丑們止不住興奮的心情互相擊掌,終於跨出第一步了!(雖然直到此刻我們都還沒與他照過面)第三次嘗試:突破僵局囉~

第四次,我們鼓起勇氣嘗試從玻璃窗探出頭,但不是我們的頭,而是請出我們的明星演員—小恐龍(一隻手套偶),在窗戶外好奇的往裡看。小恐龍接著在窗外嘶聲力竭地唱了一首歌,拼命地要讓小男孩聽到(唱完整個差一點喘不過氣來)。而這一次,我們不但沒有被趕出來,而且還聽到小朋友呵呵的笑聲。我們都無比振奮而且充滿了力量,第四次嘗試:跨越一大步!

第五次,當我們到達他的房間的時候,surprise!!!第二道門竟然是開著的!這次我們再次請出小恐龍,終於,牠成功地把頭探進房間裡,正式的與小男生打了照面!而這位小男生不但沒有大聲把我們趕出去,還使出噴火大法把小恐龍攻擊得滿地找牙…於是,就在激烈的小男生與恐龍大戰之中,兩個小丑成功地進入到他的房間裡了!!很快地,小丑們也加入了大戰之中,整個房間紅鼻子、玩偶、彩球齊飛,連小朋友的爸爸也一起加入大戰之中,父子一起發功把小丑跟小恐龍打到不斷求饒。最後,小丑們經不起摧殘,落荒而逃,而小男孩則站在床上雙手叉腰神氣地說:「下一次我一定會變得更強!」。不用說,大家一定都知道,第五次嘗試:超級大成功!!!

小丑們出了房間,關上門,內心除了激動還是激動。在這幾個禮拜中,我們看見了小男孩的變化:不只是他對小丑的態度,更是他心理與身體的變化。我們很明顯地感受到,他的健康一直在進步,而小丑從一開始是他憤怒與壓力的出口,變成一起遊戲的玩伴。最後從擊敗小丑的過程中,小男孩更得到了心情上極大的慰藉。果然,當我們下次再去醫院的時候,小男孩已經出院了。

其實小丑醫生從工作中得到最大的報酬與成就感,就是在一次次去醫院的過程中,與小朋友慢慢建立起來的信任感與互動。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如何,但是每一次小丑與小朋友在病房共度的這十幾分鐘都是最珍貴的交心與共同的回憶。當然,小丑最開心的,莫過於小朋友康復回家了!

叮咚的小丑醫生日記:第一次

2015.9.28 叮咚

一路從六月馬不停蹄的忙到現在才有時間喘口氣,整理一下這一路來的思緒。

從講座推廣到新小丑醫生的徵選與培訓、從與醫院聯繫接觸到臺大兒童醫院願意讓我們演出,到七月,我們真的踏入病房為小朋友表演至今已經三個月。這一路給我的衝擊與感動實在太多、太大。

第一天要到醫院表演的時候,我與Luc真的內心充滿忐忑:「小朋友會不會看到我們就大哭?」「護士小姐會不會覺得我們礙手礙腳?」「醫生會不會給我們白眼?」「家長會不會把我們趕出去?」⋯心中充斥著無限的問號。

但是,當我們換好衣服畫好妝鼓起勇氣邊唱歌邊踏出更衣室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之前的那些擔心通通煙消雲散了。我們一路邊唱著歌邊探頭望著房間裡的小朋友與家長,看見大家伸長了脖子、眼睛一亮,他們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竟然有小丑在醫院!」

有的家長對著我們豎起大拇指;有小朋友喊著爸媽叫「我要出去看小丑!」;醫護人員對著我們微笑,甚至還有護士小姐開心地幫我們去各個病房宣傳「小丑醫生來了!」

接著我們開始一一進入到房間表演,我們所到之處,都會先跟父母介紹我們是誰。通常,爸媽們都會堆滿笑容的跟我們說:「請進請進,我兒子/女兒在裡面。」或者爸媽會直接抱著小孩在門口等我們。甚至護士小姐還會在我們表演完一個房間後跟我們說:「那個X號房的小男生已經等你們很久了,你們下一個要不要先去他房間?」

還記得,在這第一天的表演裡,我們就遇到了好幾位我們之後持續遇見的「忠實觀眾」。在走廊上,我們遇見了點滴架上插了一個蜘蛛人玩偶的四歲小男生,他那天第一次見面就幫我們上一堂完整的蜘蛛人研究課,他跟我們詳細解釋了不同顏色蜘蛛人的不同個性、蜘蛛人為什麼是蜘蛛人、蜘蛛人的特異功能……等等,最後他還施展了蜘蛛吐絲功,把我跟Bob整個彈到走廊的另一頭!臨走前他還教我跟Bob唱蜘蛛人之歌,然後才滿意的走開。(之後我們每次看到他都要唱這首歌他才會開心的讓我們走~)

那天,我們也遇見了「長官」。他是一個五歲的小男生,我們到他房間時他心情正不好,看到小丑更是氣吁吁地要求我們走開。但是,事情並沒有就這樣結束。他一定沒想到,他每一次的吐氣會像颶風一樣把小丑吹得老遠,小丑們被吹走後,還費盡千辛萬苦第爬到他床邊,然後他又再一個吐氣把小丑吹得老遠…於是後來我們演出時,他跟我們就會玩起吹氣的遊戲。有一次,就在這颶風吹襲的一進一退之間,小丑Bob竟直接了當的把一個衣櫃的門板給拆了下來!剎那間小朋友、爸媽、護士全都笑倒了。但是「長官」卻是馬上收拾起笑容,拿起了紙筆,很有架勢地開了一張罰單給我們,上頭寫著:「破壞公物,罰款一百萬元。」接下來,不管叮咚跟Bob如何哀求,「長官」就是很有原則的不願打一點折!但就在叮咚與Bob的求饒聲中,我在他裝著很嚴肅的面孔下看到一絲絲開心的笑容⋯

就這樣,在第一天,我們遇到了蜘蛛人、長官、變形金剛、小兔兔、Toy Story……

在音樂、笑聲、有時慌張有時驚喜宛如雲霄飛車的心情三溫暖下,我們結束了第一天的表演。

在回去的路上,雖然疲累,但我與路克心情充滿了滿足與希望。

小丑醫生,終於在臺灣開始了!

(待續)

*註:叮咚是馬馬飾演的小丑的名字;Bob則是Luc的小丑的名字。

從事社會服務的工作者,為什麼還要拿薪水?志工為何不能取而代之?

撰文:徐子桓

「小丑醫生」是沙丁龐客劇團現正推出的醫院服務計畫,以兩人一組的出勤型態,長期而不間斷地到醫院為病人、家屬、醫護進行量身打造的即興演出,讓身在醫院中的每一個人也有機會感受到在劇場中的歡樂氣氛。

紅鼻子醫生計畫至今,遇過不少人問我們:「小丑醫生跟那些在醫院的志工有什麼不同?」、「小丑醫生不是志工嗎?為什麼還要給薪?」諸如此類的問題。

的確,醫院裡面有著許多充滿愛心與熱忱的志工、志工團隊在醫院裡從事關懷的工作,更遑論兒童醫院,其數量與種類必定更多、更頻繁。那麼到底為什麼小丑醫生還要再進到醫院裡呢?小丑醫生跟他們有哪些差別呢?

小丑醫生的本質是表演工作者,而非志工。換言之,有支付演出費的演出品質是可以、也是必須被要求的。而每個小丑醫生演員,都是演員個人與組織經歷非常龐大的時間與資源的投資才能養成的,並且在正式成為小丑醫生進入醫院演出的同時,他們仍舊必須進修、上課、練習來裝備自己,頂多只能利用空餘時間接些案子或者兼職。所以演出費用不但是尊重他們的專業,更是希望他們能夠維持生活,好讓他們能夠專心投入在這份工作上面。如同社工一般,他們在不必擔心與忙碌於維持生活的前提下,才能更加專業、致志地從事社會服務工作。

除了演出品質之外,另外一個一般志工團隊很難維持的,是表演的出勤頻率。在臺灣,多半的志工團隊都只能以數週一次、甚至數月一次的頻率進入醫院;而小丑醫生以每週兩次或四次的頻率進入醫院,這樣的型態在法國已經維持了十多年以上,而在臺灣,我們的執行情況是每週演出共十六個小時,等同一個演員要連續演出四小時或八小時(視醫院安排之時段分配)不間斷。這對於志工類型的團隊來說,是相當難以負荷的,也因為如此,我們在經費上的需求也更吃重。

小丑醫生服務的對象,也不同於一般志工團隊以關心病患、家屬為核心,我們關心的對象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所有「醫院裡的人」,遇到負責清潔的工作人員,我們也會搞笑一下打聲招呼,因為小丑醫生的任務,就是要讓醫院中嚴肅冰冷的溫度和緊繃的壓力能夠短暫地釋放。醫療人員的身心狀態,是層層醫療環節中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事情,所以小丑醫生會在不影響醫療行為工作的前提下,進行搞笑、陪伴、唱歌甚至與他們同樂,希望讓辛勞的醫護人員能夠在一個擁有輕鬆空氣的環境中執勤。

最後,小丑醫生不希望是「進入」到醫院裡面從事關懷服務,而是期盼「成為」醫院裡面的一部分。經過長期固定的頻率,與醫院、醫護培養良好的默契以及工作模式,小丑醫生期望能像醫生、護理師一樣,成為醫院的成員,成為夥伴。談了許多小丑醫生與志工的不同,我們也相信兩者之間的相同,是那關懷軟弱的愛、改變醫院溫度的企盼和一顆顆炙熱的心,我們都是醫院裡溫暖的力量。

(本文同時刊登於 NPOst 公益交流站)

你的熱心,不應是醫務人員的負擔——醫院裡的優秀協同者「小丑醫生」

撰文:徐子桓

「小丑醫生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固定每週兩次,長期而不間斷地進入到醫院為病人、家屬、醫護進行量身打造的即興演出。」一句話簡單說明了小丑醫生的工作樣態。但相信大家都知道,醫院是一個高度緊張的地方,在醫院中,有醫護、病人、家屬,每個人都在不同的狀況中處於緊繃、負擔的壓力中。所以也有很多朋友會詢問我們小丑醫生直接出現在醫院裡面,進到各個角落進行小丑表演,這會不會妨礙到醫院裡的工作進行或者影響病人的休息?所以這次,我們就要針對這方面的小丑醫生執勤狀況跟大家來做分享。

小丑醫生在培訓過程中,分為「理論」、「藝術」、「實習」這三大區塊。而在「理論」課程中工作準則以及基本衛教、醫療常識、醫院工作模式、疾病學、病理、護理…等等的課程都必須要學習。保持清潔、衛生、消毒、避免傳播病菌(因為很多病童白血球數較低,所以要特別注意)等常識是必備的,對於治療過程的注意事項、醫護人員操作醫療時的概況…等等,甚至我們還會邀請醫院裡的護理師、醫師來為我們上課。一切都是為了要了解醫療的操作,避免去影響治療的進行,或者成為醫療人員的負擔。

而小丑醫生的演出,既然都說是「量身打造的即興表演」,所以我們的演出一定都是以「最適當與適合的方式」來進行。當遇到不適合表演的狀況或者對象需要休息、進行治療、身體不適的情況之下,我們也會跳過或者默默退出,或者選擇像是唱歌等比較輕柔舒緩的方式表演。在醫療人員進行治療時,我們也會迴避,除非是醫療人員要求或者經過盼對覺得是允許的,我們才會去表演。所以其實小丑醫生是擁有醫療場域的常識而且非常「識相」的一群表演者唷!

再來談談小丑醫生在醫療上的幫助吧!在法國,醫療人員與小丑醫生在長年的合作下,達到了非常好的默契。甚至還有少女在抽骨髓時,醫療人員邀請小丑醫生進入陪伴、唱歌,讓少女能夠舒緩、轉移注意力。而醫療人員便趁這個時候,安靜而準確地進行並完成整個醫療行為。

其實,臺大兒童醫院裡每週都有固定時段是要進行比較侵入性的治療或不舒適的檢查(像打針、抽血或者更多…之類的),孩子們小小的身軀與心靈,在面對這即將到來的痛苦(而且他們都很知道這種不舒服,因為他們必須長期地面對)必定是有很大的恐懼與緊繃。而在接受治療、檢查後,那種不適的陰影或者殘存持續的感覺,也時常讓我們心疼不已。所以,小丑醫生在早前就在護理站的建議下,稍微調整了班表,為的就是要讓孩子們在接受治療、檢查的時候能夠轉移恐懼、放鬆緊繃的心靈、或者幫助他們舒緩這些難受的感覺。

也曾經發生過許多次孩子因為難過、不適或者情緒不穩而哭鬧,使家長難以抽身處理其他重要事務,或者導致醫護人員在執勤時的困擾、病房嘈雜導致人心浮躁等等的情況。通常這個時候,小丑醫生就會出動陪伴、逗弄、表演,讓孩子情緒緩和、轉移注意力,甚至笑顏逐開,解決困擾。還有那些不願意睡覺的孩子也在小丑醫生的陪伴與歌唱下,慢慢地進入夢鄉,使照顧的家屬也得以休息。

透過陪伴、聊天、表演、唱歌,讓孩子微笑、感受溫暖,小丑醫生讓孩子不抗拒治療,甚至能更正向地面對與接受治療。同時,他們也在樂觀積極地態度下,擁有治癒的盼望、提升抵抗力。小丑醫生也讓家長得以放鬆、排除巨大為難與壓力;讓醫療人員能夠順暢進行工作,也能適度地舒緩緊繃的情緒、得以展顏。

小丑醫生不是治療師,但是他能夠成為良好的醫療協同角色,所以他不但不會干擾到、阻礙到、影響到,甚至還能幫助到醫療人員的工作呢!

(本文同時刊登於 NPOst 公益交流站)

不要走

實習小丑醫生第一次進入醫院進行三人組的演出,遊行剛結束,即將進入病房演出,此時卻發生狀況了!護理站前傳來一陣激烈的嘶吼哭喊:「爸爸不要走~」,所有人立刻回頭發現一位年約3歲,吊著點滴同時坐在推車裡的弟弟,正拉著爸爸的手哭嚎著不讓他離開,聲音響徹雲霄。經過爸爸無奈地轉述,才知道這個可愛的弟弟因為肚子餓便開始哭鬧,爸爸打算去醫院餐廳買點食物給他,結果小男孩又不願意爸爸離開他,要帶著他去他又不肯。於是就處於一種三難的狀態,外加孩子的痛哭。這是個超級大難題呀!想不到實習才剛開始,就遇上這樣的事件,只能說上午實習的豆腐超級幸運!於是,小丑三人組就出動囉!